分享 “聪明难,糊涂难”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8
“聪明难,糊涂难”   郑板桥:郑燮,号板桥,清乾隆元年进士,以画竹,兰为长。   曾任范县县令。也即今河南省濮阳市。二十岁考中秀才,四十岁中得举人,四十四岁时成为进士。然,仕途还算顺当的先生,却又为何会一语悟出难得糊涂这四字,家喻户晓的歇后语呢?   可我的确还是蛮喜欢他的。无 ...
128 次阅读|0 个评论
分享 等待,并心怀希望吧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7
等待,并心怀希望吧   前些天,我在故纸堆之中,找到了我在数年之前写的数部小说底稿,在感叹时间流逝的同时,我也看着自己曾经的笔迹陷入叹息:现在的笔力先不谈,单论在文章中的激情与想象力来说,似乎我再也写不出那种充满生命力和冲动的文字了。我在沉沦,磨损,我的指尖与思维逐渐僵硬,我的眼中所见不断变得模 ...
136 次阅读|0 个评论
分享 石门樱花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7
石门樱花   我的湖北枝江老家,在严寒的冬日,只有寒霜独放一枝梅, 芬芳傲视万木春的腊梅,尽展傲骨峥嵘,迎风斗雪的盎然身姿,吹奏着迎春的前奏曲,翘盼春天早日到来。可在南宁石门公园的樱花谷,越开越旺盛的樱花,却预示着南宁的春天早早地到来了,绚丽的花朵,铺满公园的山坡地,一片浮翠流丹的粉色 ...
135 次阅读|0 个评论
分享 王家的婚事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6
王家的婚事   眼泪浇灌了地上柔软的小草,不知道来年,会不会长出一地翠色欲流的记忆。   在我生活的小镇有一户做生意的王姓人家,两个儿子:大儿小兵,中学毕业;小儿小鸣,本科毕业。两个儿子都没有子承父业,下学后,均去了城市打拼。   去年秋,小兵离了婚,只有亲戚晓得,外人知之甚少,大家都觉得有些 ...
137 次阅读|0 个评论
分享 戒不掉那就一辈子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5
戒不掉那就一辈子   说了晚安,我一直流泪,压抑不住内心的那丝丝难过,悲伤无限想象化,各种结局,却都无力挽回最初的那幅祥和!   曾经我告诫自己,悲伤消沉的文字希望不再在自己的世界纪录,但这次破格,一个悲伤的故事,一段最有意义的青春,一程彼此爱护的岁月,一生我们戒不掉的那些爱,若真被时间隔离,请 ...
151 次阅读|0 个评论
分享 有时候,活的久了,就感觉累了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3
有时候,活的久了,就感觉累了   从出生到现在,我们无时无刻不是为了生活而活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往往成了习惯。   学习太久会感到眼睛发酸,头脑无力,工作太久也会四肢僵硬,腰酸背痛。   我不禁试问一下,我们这么努力,这么拼命,究竟是为了什么?   是为了生存?为了金钱?还是为了今后的享受? ...
134 次阅读|0 个评论
分享 梦回南唐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1
梦回南唐   眼前忽黑,脚下一阵天旋般的踏空感,随后又立定身形。我睁开眼,不知何时已置身一片迷雾之中。   拨雾而出,便来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内。还未反应过来,耳畔便传来了两人的争执之声。我寻声望去,只见数十人身穿官府左右一字排开,位于队伍最前端的两人争得面红耳赤。而这场争执矛头所指之人,却 ...
157 次阅读|0 个评论
分享 井塔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1
井塔   清晨,当明朗的阳光洒向小路的时候,我沿着层层石阶山道仰视井塔的雄姿。它淋浴在桔红色的朝霞里,淡淡的晨雾像乳白色的绶带围在它的腰间,像草 原上骠悍的骑手。我爬得腰酸背痛,井塔用深情的目光搀扶着我。   枕着井塔的眠歌入睡,在矿山温暖的怀抱里成长,俯视井塔顶天立地的雄姿,倾听卷扬机的轰鸣声 ...
147 次阅读|0 个评论
分享 卢老德范,辉耀巴蜀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1
卢老德范,辉耀巴蜀   仿佛晴天霹雳,5月3日上午,我正在儿子店铺上帮忙打理生意,忙并快乐着。直至中午时分稍有闲暇,方打开手机,突然从微信群中跳出李复蝉老师讯息:各位文友,我刚才接到李致老电话,卢子贵老今日走了!但详情未知。心里挺难受的!祝他老人家一路走好!还有曹树清老师讯息:怀 ...
149 次阅读|0 个评论
分享 那就这样吧
cchj6483 2019-11-17 16:30
那就这样吧   那就这样吧。   并不是要结束的意思,只是觉得,我们已经一步步熬过了那个穷到流酸水的时候,已经慢慢地要度过那个让我们无法接受和不愿面对的痛苦时期,每天吃饭都是问题,现在终于到了一个学期的末期,终于也到了这个阶段的末期,终于这一重难关,在我们的一点点努力之下,要被我们战胜了。 ...
158 次阅读|0 个评论